您現在的位置:江蘇教育集團官網>> 集團動態>>正文內容

江蘇教育集團——蘇蒙實驗學校、石拐區蒙古族小學舉行2019年秋季開學典禮

九月的天空,云淡天高,長空萬里;九月的校園,溫馨祥和,充滿希望。2019年9月2日上午,蘇蒙實驗學校、石拐區蒙古族小學舉行2019年秋季開學典禮。

石拐區人大常委會主任魏強、區政協主席王威、區委副書記白相工、區委常委、區政府常務副區長李智、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岳建斌、區政協副主任閆崇潤、區教育局局長張冬。江蘇教育集團董事長陳修亮、蘇蒙實驗學校法人代表劉巧生、國家督學,原包鋼一中校長,包15中名譽校長趙嘉琦、包頭市江蘇商會會長、內蒙古小尾羊集團公司董事長余佳榮先生出席了開學典禮。

?

蘇蒙實驗學校陳茂林校長在典禮上致辭,陳校長講話鏗鏘有力,擲地有聲!寄予全體師生以厚望,希望大家牢記使命,用實際行動來為蘇蒙實驗學校和石拐區的教育事業增光添彩。

典禮上,由蘇蒙實驗學校小學部校長李勝芳領誓,蘇蒙實驗學校全體教師進行了集體宣誓儀式,老師們的誓詞聲聲振耳,響徹云霄,似乎在向世人顯示不負重托的決心。

蘇蒙實驗學校還為獲得獎學金同學頒獎,蘇蒙學子勤奮博學、進取爭先,在8月19日的初一年級分班暨獎學金考試中涌現出了一大批佼佼者。本次獎學金共設一、二等獎,其中獲得二等獎的有40名同學,獎金每人4000元;獲得一等獎的有10名同學,獎金每人8000元,并從中邀請學生代表發表獲獎感言。

江蘇教育集團董事長陳修亮在講話中,對蘇蒙實驗學校的成立表示祝賀,對社會各界的支持表示感謝!并強調蘇蒙實驗學校要實現三年發展規劃,做到一年打基礎,兩年大發展,三年樹品牌。

典禮上,石拐區教育局局長張冬語重心長的話語,讓蘇蒙人備受鼓舞。

最后,石拐區政府副區長李智做了重要講話,希望蘇蒙實驗學校不負眾望,越辦越好!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祝愿蘇蒙實驗學校在新的起點、新的航程中揚起前進的風帆,取得更輝煌的勝利!


  • 主页
  • 千赢官网
  • 千赢网页版
  • 千赢手机官网
  • 千赢
  • 主页 > 千赢手机官网 >

    傳授談薄案庭審和術以否認證人資曆否認證詞薄熙來和術外圍證據

      发布时间:2019-09-12

      

      被告方雖然不承擔證明證據取得合法性的舉證責任,是指在非法證據排除案件中,但卻有責任提供可供調查非法取證行爲的相關線索或者材料。

      萬毅國人矚目的“薄熙來案”庭審已經結束,該案審判程序前所未有的公開、透明,給國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也讓國人看到了法治的進步。 整個庭審過程,在審判長耐心、平和的主持下,控、辯雙方圍繞爭議的焦點事實,展開了積極、激烈的攻防對抗。 其中,控、辯雙方圍繞爭議的證據問題,靈活運用各種證據規則進行質證,既是本次庭審的一大特點,也堪稱我國1996年刑訴法修改確立“控辯式”審判模式以來庭審的經典之作,實有必要從證據法理和司法技術的層面加以點評、總結。 證人作證資格問題在本案審理中,辯方曾多次質疑控方證人的作證資格問題,這是典型的以否定證人資格進而否定證詞的辯護策略。 例如,在關于受賄罪名的辯護中,公訴人指控被告人3次收受唐肖林賄賂共計折合人民幣萬元,並當庭播放了證人唐肖林的證詞。

      若僅僅只是針對證人的品格發表自己的意見,而未能舉出任何證據予以證明,則很難動搖證人證言的真實性。

      (作者爲四川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原標題:從“薄熙來案”庭審看證據“戰術”)。

      例如,在關于受賄罪的辯護時,被告人對證人唐肖林的證言極力否認,把唐肖林說成是騙子,說成是爲檢舉被告人而達到立功目的;再如,對于證人王立軍的證言,被告人認爲:“此人品質極其惡劣,一是當場造謠,二是把水攪混,這種人作爲重要證人進行舉證,有失法律公信力。 ”雖然,我國司法實務中並不完全排斥品格證據的運用,例如,在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中,品格證據就是非常重要的定案證據。 然而,在本案中,被告方對品格證據的“戰術”運用並不成功,主要原因在于本案被告人及其辯護人對控方證人品格的攻擊,僅僅是一面之詞,缺乏證據的支撐,辯方實際上僅僅是對證人的品格發表了自己的意見,而未舉出任何證據予以證明。 在證據法理上,若要質疑證人的品格(如誠信度),必須提供相應證據予以證明。 例如,可以要求法庭通知證人的鄰居出庭就證人的聲譽作證。

      而從本案情況來看,根據公訴方的回應,證人薄谷開來爲本案作證的時間是在其服刑期,根據對其所作精神鑒定,結論是薄谷開來的控制能力減弱,但不能證明其思維和證明能力減弱,且其在作證時已經消除了導致其控制能力減弱的條件(服刑期無法服用精神藥物)。 因此,證人薄谷開來在作證時完全具備刑訴法規定的作證資格,辯方的觀點不能成立。 所謂“外圍證據”問題在本案庭審中,被告人曾多次在證據答辯中提出所謂“外圍證據”的觀點。 例如,針對起訴書指控的收受唐肖林財物的問題,被告人答辯稱:“剛才公訴人提出的證詞證言都是外圍證言,絕大部分都是外圍證據,與本案關系不大,不能證明我有罪。 ”但實際上,我國證據立法、理論和實務中並無“外圍證據”這一術語。 筆者認爲,被告人所謂的“外圍證據”,其實指的是“間接證據”,即不能直接證明犯罪行爲系被告人實施的證據。 被告人以“外圍證據”(間接證據)作答,意在反駁控方指控因缺乏直接證據而證明力不足。

      對此,辯護人答辯稱“唐肖林收了250萬元,本身就已犯罪,在此情況下他還作證,是不合適的”。 這顯然是對唐肖林證人資格的質疑。 筆者認爲,辯方的質疑不成立,這是因爲,證人唐肖林雖然在他案中因收受他人財物而構成犯罪(已另案處理),但他在本案中作爲行賄人指證受賄人,並不存在角色沖突問題,屬于證據法理上的“汙點證人”,仍然具有證人資格。 再如,在關于被告人貪汙罪名的辯護中,辯護人對證人薄谷開來的作證能力提出質疑。 認爲薄谷開來在之前的故意殺人案審判中已經查明其有精神障礙,“這樣一個精神狀態的人能否作證,作證時是否清醒不得而知,這些證據能否可信,都值得懷疑”。 這顯然又涉及證人作證資格問題。 對此,我國刑訴法第60條規定:“凡是知道案件情況的人,都有作證的義務。 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不能辨別是非、不能正確表達的人,不能作證人。 ”換言之,只有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不能辨別是非、不能正確表達的人,才會喪失證人資格。

      但在證據法理上,被告人的這一反駁是難以成立的,因爲,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和司法部聯合發布的《關于辦理死刑案件審查判斷證據若幹問題的規定》第33條明確規定:“沒有直接證據證明犯罪行爲系被告人實施,但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可以認定被告人有罪:(一)據以定案的間接證據已經查證屬實;(二)據以定案的間接證據之間相互印證,不存在無法排除的矛盾和無法解釋的疑問;(三)據以定案的間接證據已經形成完整的證明體系;(四)依據間接證據認定的案件事實,結論是唯一的,足以排除一切合理懷疑;(五)運用間接證據進行的推理符合邏輯和經驗判斷。

      相反,被告人曾當庭承認在紀檢調查期間曾受禮遇優待。 綜上,所謂非法證據的問題,純屬辯方的一種抗辯策略,意在否定先前自書的真實性,爲其翻供提供合理支撐。 對此,法庭自不必再展開專門的法庭調查。 品格證據運用問題在英美國家的刑事訴訟中,“在交叉盤問時攻擊證人的誠信度時,品格證據就是一個決定性因素。 ”本案中,被告方也頻繁運用了這一戰術,試圖通過抨擊控方證人的品格來否定其證言的真實性。

      若被告方僅僅提出排除非法證據的申請,但卻沒有或者未能盡到“爭點形成責任”,則法庭將無法對證據取得的合法性産生合理懷疑,進而也就無法啓動非法證據調查程序,展開法庭調查。

      ”這意味著,即使案件中沒有直接證據而僅有間接證據,只要間接證據能夠形成證據鎖鏈,且達到排除合理懷疑的法定證明標准,仍然可以認定被告人有罪。 因此,所謂“外圍證據”(間接證據),仍然是證據,而且是定案根據。 非法證據排除問題在本案審理過程中,由于被告人當庭翻供,公訴方被迫頻頻引證被告人在紀檢調查期間所作認罪自書。 作爲一種辯護策略,被告方轉而強調其在紀檢部門調查期間所作的認罪自書材料系非法證據,但法庭並未因此啓動非法證據調查程序,那麽,法庭的這一做法是否合法?筆者認爲,根據我國刑訴法第56條明確規定,法庭審理過程中,審判人員認爲可能存在本法第54條規定的以非法方法收集證據情形的,應當對證據收集的合法性進行法庭調查。 當事人及其辯護人、訴訟代理人有權申請法院對以非法方法收集的證據依法予以排除。 申請排除以非法方法收集的證據的,應當提供相關線索或者材料。

      在本案中,雖然被告人一再宣稱其所作自書系在不正當壓力和誘導下寫成,卻未提供非法取證的具體線索或材料,如時間、地點、非法取證行爲人等情況。

      如非法取證的時間、地點、行爲人等情況,使法官對該證據取得的合法性産生合理懷疑。所謂被告方的“爭點形成責任”,即被告方首先應當盡到“爭點形成責任”。而是要求被告方首先提供相關線索或者材料,換言之,法庭不能僅僅依據被告方的申請即隨意啓動非法證據調查程序,